无忧掌柜无忧掌柜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新发地没了 生鲜怎么办?

第二波疫情突如其来,北京的生鲜零售受到了严重的二度打击。

6月13日凌晨2点,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宣布市场全面休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丰台区卫健委也发布了市场暂时休市的公告。

这个北京规模最大的生鲜批发市场,再次从热闹回归平静,商家们开始紧急处理自家的生鲜产品。

“我们虽然在新发地进货,但量比较少。大家得知三文鱼消息后,我们的活鱼产品没人敢买,没人敢吃。大量的海鲜产品扔掉了,或者送给食堂了。”北京某一华创生鲜超市的售货员说。

但对于遍布城市各地的生鲜零售站点来说,扔些存货只是小事,后续的不利影响才刚刚开始。

进货渠道没了

曾被BBC称为“北京饮食文化的灵魂”的新发地,本就是首都乃至亚洲交易规模最大的专业农产品批发市场。

但最大规模的农贸市场成为疫情焦点后,引来的恐慌也是大规模的。

餐饮食材、生鲜果蔬、海鲜产品等,无一例外均受影响,黄金销售季变成了一片死寂。

封锁的线,阻止了疫情的肆虐,也阻断了商家的物流、客流、现金流。部分门店被迫放弃现有货品,跟市场一起关门闭店。

快行线是一家第三方冷链物流解决方案提供商及运营商,与众多品牌商都有合作。作为配送方,也需要经常往返新发地市场。

“新发地闭市之后,至少从新发地批发的渠道没有了。新发地的经销商是品牌商众多渠道之一,还有其他的超市、餐饮等渠道。”快行线董事长刘培军说。

“对我们最大的影响,就是城市配送运力的缺失。去过新发地的司机,不允许上岗。14天隔离期结束,还需再次核酸检测,检测结果阴性才能正常上岗。”公司后台运营的员工,包括刘培军自己,都被推到了前方战场,补充城市配送运力。

从事新发地生鲜水果宅配的超市老板陈姐,主要负责档口(小生意的商店)。“前几年北京生鲜生意市场很好,所以开了生鲜超市。从去年开始,生意慢慢惨淡,现在正在尝试社区运营”。

休市之前,陈姐的社群运营刚试运营一个半月,正要上一些新业务,包括蛋糕、凤梨酥、奶黄饼等其他品类,就赶上了新发地市场疫情的二次爆发,只得全部暂停。

价格体系也没了

“环境不好,商家流水少,刚有起色做了两个月,结果又迎来了毁灭性打击。”陈姐说。

新发地的停摆,对生鲜零售终端们来说是一场大考验。最大的货源消失了之后,是否还能满足客户所需?零售商们是否能持续供货?

从事公家食堂的食材配送的北京明辉企业员工张智,多年深耕在食材配送行业,了解各个批发市场情况。他对亿欧说道,新发地的果蔬价格最便宜,锦绣大地调料最便宜,冻品西南郊市场便宜,水产品京深或者大洋路便宜,岳各庄适合酒店配送。

疫情直接导致了新发地批发市场采购企业的成本增加,张智近一段时间都是处于亏损状态,他向亿欧透露,至少每天亏好几千块钱。

“我们的食材主要就是从岳各庄进货。客户公家单位的进货价格以新发地价格作为基准价,新发地闭市后,不更新价格,价格体系没了,最终定价全靠协商。”

“现在我们也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几十万的保证金就没了。生鲜果蔬属于现金流行业,100万现金,周转下来可能也就赚10万块钱。”但为了维护与客户的信任关系,亏损也不能停止供应。

新发地闭市后,水果批发商王静转战北京外市场,从河北高碑店、河南万邦进货,“新发地闭市,反而促进了我们的出货量。”

过年期间,很多供货商不敢出门,相反王静却带团队出门采购。“从生鲜水果到肉、油、粮等,每天一车七八百件货物运送到客户店中。平常我们只有四五百件货物。过年期间累积的信任,现在我们也能从多处基地拿到货源,很多还供不应求。”

批发是链条式的,需要团队、懂行的人、大量的资金。王静一直相信,要多跑产地,看价格和品质,付出的辛苦就能有收获。

“加盟需要按照统一定价和流程走货,现在突发疫情,挣差价的线下小零售商店们拿不到一手货源,都处于苟延残喘的状态。”

谁跑产地谁受益

新发地市场临时关闭,但生鲜果蔬的供货来源并没有被切断。北京市于14日紧急设置了新发地外围的5个临时交易场地,用于蔬果交易。

国际名酒城场地、新发地市场大货车停车场、新发地村停车场、新发地北桥东侧国际水产城场都用于蔬菜交易区;

盛芳国际花卉总部基地北二门的羊坊临时交易场区,则用于水果交易;运送牛羊肉的车辆,分流到了西四环的岳各庄批发市场内。

为保障市场正常供应、门店价格管控,超市发、首航、永辉、京客隆等商超加大了果蔬进货量。

13日夜间,物美协调两千余吨果蔬进京,供应量为平日3-4倍;15日,超市发蔬菜进货400吨,较上日增加120吨;首航采购蔬菜达日常供应的5倍;永辉超市到货1490吨;京客隆从河北、山东等自有基地采购量达到日常的3倍。

同在货源紧张情况下,具备农超对接、产地直采的商超显然比其他生鲜零售店们更具有竞争力和话语权。

生鲜玩家们面对更多的,是其供应链的跨地域考验,只有仅仅依靠新发地市场作为唯一进货来源的生鲜果蔬店铺,受到的影响最大。

张智看到,现在比较流行的是社区拼单,小商户们依靠社区拼单,每天帮忙采购果蔬,“或许还能活久一些。”

王静认为,赚差价的小零售商们,需要寻找到自己的基地货源,不单单依靠新发地这一个出口,要“完善自己的开店理念,从基础的生鲜果蔬品类拓展至全品类。”

尾声

像陈姐、张智、王静等有稳定渠道的商户们,或许不用担忧当下的危机。而其他很多生鲜零售散户面对新发地的闭市,只能陷入困境。

政策给予的支持是及时有效的。6月26日,北京与内蒙古、福建、辽宁等13个省(区)建立了进京蔬菜产销分省对接工作机制,并上线“蔬菜进京分省对接信息平台”,并已上线运营。

市商务局将会同全市及13个省(区)相关部门,组织蔬菜供需双方利用信息平台,建立供销渠道,保障首都蔬菜等生活必需品供应。

这为生死边缘的零售散户们打了一针强心剂,但缓过来之后,大家更要开始琢磨怎么面对新局面了。

注:文/杨俏,公众号:亿欧网(ID:www.iyiou.com),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赞()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忧掌柜 » 新发地没了 生鲜怎么办?
分享到: 更多 (0)
  • 用户名
  • 密码
  • 匿名发表

无忧掌柜 更专业 更方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淘宝直播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