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掌柜无忧掌柜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捷配周邦兵:超级工厂就是要实现柔性化和再规模化

4月25日消息,在“2020亿邦产业互联网云峰会”上,捷配CEO周邦兵发表了《超级工厂加速度》的主题演讲。他表示,产业互联网首要任务应该是去改造传统的制造业,改造工厂,帮助中国的制造业实现转型和升级。

周邦兵表示,互联网环境下,制造业工厂就是要处理好柔性跟规模化的矛盾,为此,捷配依照“柔性的平台,刚性的工厂”的逻辑打造超级工厂。超级工厂按照服务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集单前台,尽可能的汇聚足够量的客户和订单;中台提供统一的在线化的服务,包括统一制作工程文件;后端则是高度细分的数字化工厂。

周邦兵强调:“我们希望协助的工厂都是在每一个细分品类里和每一个规格里是隐形冠军,全部集合在一起可以形成高度柔性化,高度个性化,弹性非常非常大,又有规模化成本的效应,最后展现出来给用户端的就是交货速度快,品质好,性价比高。”

据了解,“2020亿邦产业互联网云峰会”是一次12小时不间断的线上峰会,于4月25日10:00-22:00举行。峰会以“加速度”为主题,分“对话资本”“新基建看点”“工业互联网”“数据中台”“玩转产业营销”“供应链突进”“先行城市”等环节,聚集30余位行业大咖,共同探讨产业互联网的升级之道。

捷配CEO周邦兵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为演讲主要内容:

周邦兵:我认为产业互联网是有大机会的,每年乘以2翻倍的速度不够快,产业互联网完全可以实现每年3-5倍的增长速度,我们现在前端的消费互联网经过这些年快速的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电商市场,我们拥有非常好的基础,整个产业端或者是制造端从根本上来讲还是过去工业时代下大规模生产制造的产物,被改造的空间非常巨大。产业互联网首要任务应该是去改造传统的制造业,改造工厂,帮助中国的制造业实现转型和升级。

捷配项目是我第三次创业,第一次创业我们做的是纯互联网业务,行业B2B网站运营,我也算是B2B的老兵,从2013年开始转型到制造业+互联网,我们这个团队既有互联网的经验,又有制造业的经验,制造业目前各个环节存在的痛点和效率黑洞我们了解的非常清楚,捷配要做的事情就是怎么样帮助传统的制造业能更加有效。

现在我们打造的是所谓超级工厂,我认为消费端从根本上来讲是流量的经济,制造端或者产业端从根本上来讲是规模经济,消费互联网自从诞生以来应该说极大地激发了人类个性化的需求,每个人从根本上来讲都是非常希望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的,互联网极大地激发了每一个人希望不一样、每一个人希望个性化,就激发了大量的长尾需求。

消费互联网从根本上来讲,如果解决好长尾跟流量这对矛盾,长尾很多时候意味着低流量,我们如果要抓流量的话很多时候抓住20%的需求是最容易制造流量的,个性化的需求又是长尾的流量,消费互联网假如谁解决好长尾跟流量的矛盾关系,它就可以成为伟大的公司,阿里巴巴做的是最好的,非常好的处理好了长尾跟流量的关系,比京东处理的好很多,所以它整个体量是京东的10倍。

在制造端是规模经济,对应的是柔性跟规模化的矛盾关系,柔性主要是消费互联网要求个性化,要求制造端柔性,但制造端要想实现高效率低成本的生产要求一定要规模化的生产,假如谁能非常好的解决掉柔性化跟规模化这对矛盾,诞生千亿级别公司的机会更大,所以底层最核心的根本还是怎么样解决柔性跟规模化的问题。

之所以我们拥有这么好的机会,是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是透明的时代,过去我们活在不透明、不对称的时代,现在活在透明的对称的时代,透明对称的时代极大地激发了个性化的需求,表现在消费端产品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产品迭代速度越来越快,产品越来越个性化,订单越来越碎片化。

不管怎么样改造,供给端或者生产制造端一定需要规模化生产制造,不可能专门单独为你一个人生产某一件产品,成本会非常高,怎么样形成规模化是生产制造端的核心根本,只有规模化生产我们才能谈得上自动化,才能谈得上生产制造端投入大量数字化的改造,才能在效率上不断地提升,在成本上不断地下降。供给端是生产制造,某种程度上来讲实际上是一个矛盾体。

过去大家都在讲柔性工厂,所谓柔性工厂活的并不好,更多的是看到一些隐形冠军,某一个领域里非常关注,能做的非常透,形成隐形冠军,很少看到在柔性化和单一工厂里做的非常好,体量规模非常大。某种程度上柔性制造是违反规模效应的,只有刚性制造才能带来规模化的效应。

我们认为最好的产业互联网的方式一定是这样的结合,我们一定是柔性的平台,再结合刚性工厂,既可以满足柔性化,又可以满足效率成本的需求,所以我提出柔性的平台,刚性的工厂,捷配整个底盘逻辑都是围绕着这个做的。

捷配现在打造的是超级工厂的概念,超级工厂之所以称为超级,不是单一的工厂,自己做的非常非常重,工厂简单相加也没有用,之所以超级,我们对整个生产要素进行了再分工,对传统制造业整个链条进行了解构、重构、再分工、共享,最后实现再规模化整体的过程,最后组成超级工厂的概念,整个体系叫ECMS电子协同制造体系。

我们在内部提平台很少,产业互联网平台可能是不够的,平台是消费互联网的玩法,产业互联网实际上是一套体系的玩法,就像一个人体是一个有机的结合,而不是简单的叠加,产业互联网该重的一定要坚决重,该轻的不该做的也不要做,产业互联网是体系的玩法。

在我们内部有一个公式,人家问我们捷配是什么,捷配是CPU×(Benefit×Justfit×Profit),Benefit让用户得到真正的净收益,这一点非常关键,怎么样能让下游用户采购比原来便宜5%,10%,15%,让他享受到实实在在的收益,可以为我们的上游创造更好的效益,Profit怎么样满足用户前端性的需求,未来是越来越个性化的时代,怎么样符合用户未来前瞻性的需求。Justfit是无缝连接,整个行业每一个生产要素都能实现无缝连接,包括人机的连接,机器与机器的连接,机器与整个生产系统的连接,促进了整个数字化的共享。光这些还不够,最关键的是还要加上一个中央处理器,捷配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中央处理器,统一集单,统一做工程,统一客服,统一处理工程文件,我们做了共享或者中央处理器的事情。

超级工厂按照服务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前台,就是集单前台,怎么样尽可能的汇聚足够量的客户和订单,只有这样后面才能形成规模化的效应,产业互联网获客能力和集单能力非常关键和重要,必须要通过业务、市场和订单驱动整个平台的发展,如果是简单的SaaS,现在很多传统的工厂认为对它来讲目前最缺的就是订单,有一套SaaS让它装这套系统,往往很多企业并不买账,假如带着订单过去,要求对工厂实现数字化的改造跟变革,相对来说就会容易很多。

这场疫情对于产业互联网来讲是非常好的机会,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些工厂都没有订单,大家都没有生意做,帮它解决订单的问题以前我们花三年或者花五年,现在一年就能达成,未来两到三年是产业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代,这是前台的集单部分。

中台主要是统一的服务,在线化的服务,包括统一制作工程文件,在自动化的工程系统里面投入是非常大的,这块也投入了近百人的AIOT技术团队,对技术要求是非常非常高的。后面是订单分配的路由器,怎么样对订单进行非常细致的划分,对每个客户的需求、订单属性进行划分,把这些订单聚集起来,某一种类型的订单形成规模化的效应,最后分配到后台高度分工的数字化工厂。分工是非常细的,有些做单面板,有些做双面板,有些做铝基板,有些做四层板或者多层板,往往在板材的规格上和原材料的规格上又有分工,我们分的非常非常细。

后端形成再规模化,过去工厂往往什么订单都接,什么规格都接,导致整个生产线机器设备五花八门,八国联军一样,极大影响生产效率,假如只生产一类订单可以对它的产线进行高度的自动化,高度的流水线化,高度的连线化,甚至可以量身定制一些机械设备,效率会非常高,当然我们也用了物联网技术,在机械设备上装传感器,监控每一个流程,每一个环节机器设备运行的情况,这是超级工厂的构成。后面还有一个共享模块,目前也是作为重点进行打造的。

超级工厂要实现的目标就是柔性化跟再规模化,“再”字非常非常关键,原来所谓的规模化是揉在一起的,不管什么样的产品和规格,一个月产值多少,一个月生产多少,当某一个细分领域有一个人战略性非常非常强,定位非常非常好,带某一个细小的品类里规模比你做的更大,在这个品类里你将会失去这样一个市场。在这里我们强调了再分工和再规模化,捷配某种程度上就是塑造一个个的隐形冠军,我们希望协助的工厂都是在每一个细分品类里和每一个规格里是隐形冠军,全部集合在一起可以形成高度柔性化,高度个性化,弹性非常非常大,又有规模化成本的效应,最后展现出来给用户端的就是交货速度快,品质好,性价比高,表现出来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现在我们要打造的就是区域化的生态共同体,未来制造业会越来越向区域化集中,只有区域化才最有可能形成高度分工和协同制造的模式,大大的提升反应速度,大大提升沟通的效率,也大大促进了产品交付的速度。

现在我们在安徽的广德以及江西有两大区域化的产业圈子,现在我们离生态化还有很大的距离,一旦建成,相信我们可以形成非常大的协同效应和非常大的规模化效应,那就是我们快速放量的时候了。

这张图在我们内部用的是非常多的,中间是成本,原来应该是品质,周边这一圈是客户对我们的要求,用户体验方面,首先是交付速度。二是生产弹性,打样的时候能干,小批量的时候能干,快速量产的时候能干,今天卖100套,明天卖1万套,能不能快速满足放量的要求,所谓的弹性。三是品质能不能做到足够稳定,服务能力到底怎么样,有没有为它提供类似于产品研发方面的服务,有没有提供供应链金融的服务。

中间的核心和根本就是效率,整个产业互联网围绕的核心,理论上来讲做到速度、品质、弹性跟服务不计代价,都可以达成,假如说没有效率,企业就不盈利,性价比就会很低,核心关键是怎么样做才最有可能大幅度的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为什么说我更多主张产业互联网尽可能往制造方向靠,在流通领域我们也能提升效率,但往往只有5%、10%或者20%的效率提升,为企业节省的成本可能只有1%、2%,假如你在制造端变革,往往我们要提升的效率是2倍、3倍甚至更多,为企业节省采购成本往往是20%、30%。

从这个角度来讲,产业互联网第一个使命是我们一起共同改造中国传统的制造业,帮助他们去剩余产能,帮助他们提升数字化的水平,帮助他们转型升级,帮助他们走入国际市场,跟国际巨头竞争,帮助中国把制造大国变成制造强国,这是产业互联网这帮从业者的使命。

我们做成所谓双千亿的目标完全不是问题,未来能跟消费互联实现对接,一定会为我们提供非常好的用户体验,只有到那个时候我们才能真正讲C2B或者C2M的时代真正到来,或者说一个真正个性化消费时代的到来。

现在最大的瓶颈就是在供给侧,我们怎么样让供给侧和制造端,原来的工厂现在还是信息孤岛,利用互联网的手段,利用数字化的手段把他们一个个链接起来,再一次分工,让他们再一次适应新时代和个性化时代下再规模化的需求,相信整个中国的制造业会迎来春天,整个中国的制造业将会完全不一样,中国就能成为制造业的大国。

谢谢。

贾昆:中国的制造业超级强国要出现了,首先把超级工厂做好。

蔡总参与过捷配的项目,最近捷配又拿了一轮融资,应该开始要加速度了,想听听蔡总怎么看,关于超级工厂,现在看到的超级工厂跟你心目中的是不是一个,不管是翻倍还是双千亿,动力来自于什么地方,刚才周总一直强调柔性和规模,这两件事怎么才能做到,您的想法和建议我们都想听听。

蔡景钟:听了周总的讲话,越听越激动,你的双千亿的梦想一定会有的。回到主持人的问题,我觉得周总是非常有激情有梦想的人,而且思路很清晰,执行力很好,梦想一定能够实现。

动力就是他有一个梦想,想把中国非常分散,信息化、自动化和很多方面还有点落后的产能进行整合,机会非常大,路子走的很对。银河系非常有幸参与了上一轮的投资,也是由于银河系另外一位创始合伙人饶惠钢,在找钢网的时候就跟周总认识,在北京银河系办公室我们很欣喜看到周总的转型,超级工厂的模式,他的想法非常好,我们非常果断的支持了周总的梦想。

有两点补充,第一是捷配做对了什么事情,很多项目和创业者对客户的痛点上有时候把握的不好,或者说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把握的不好,比如说有速度,有服务,有品质,有弹性,有成本,客户痛点很多,先做什么很重要,先做什么就决定你能不能获得客户的订单,能不能上规模,有了规模之后才能整合工厂。

周总非常敏锐的看到客户最大的痛点是交付,是速度,所以公司的名字叫捷配,捷就是快捷,当别人PCB打样要三天或者一个星期,我们只要24个小时,我们把一个点做透,把客户的痛点解决了。

我们提出了非常清晰的客户价值主张,快速,24小时就可以获取大量订单,而且我们是通过数字化和线上高效手段获取的订单,这样我们就成为了业主可以分配订单,可以带着订单整合工厂,整合工厂的时候我们又是带着数字化的工具,带着先进的生产力改造工厂,我们让工厂变得简单,给他做总部,不用他去接单,不用他去排产,我们有一个自动化的工程系统提供给他,工厂管理成本可以大大的降低。我们快捷切入进去获取大量的订单,分配订单,数字化的改造这个行业。

周总非常有节奏,做到一定阶段会上到一定的规模,把它做实,路径非常清晰,值得很多创业者借鉴,这是超级工厂,也是工业互联网里典型的项目。

祝贺周总刚刚拿到了一轮融资,相信他在后面的路会走的越来越快,加速度,加油。

赞()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忧掌柜 » 捷配周邦兵:超级工厂就是要实现柔性化和再规模化
分享到: 更多 (0)
  • 用户名
  • 密码
  • 匿名发表

无忧掌柜 更专业 更方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淘宝直播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